<output id="gg6sn"><legend id="gg6sn"></legend></output>

    <tr id="gg6sn"><label id="gg6sn"></label></tr><p id="gg6sn"></p>
    <table id="gg6sn"><noscript id="gg6sn"><b id="gg6sn"></b></noscript></table>
    1.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樊登讀書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社會>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為學生時代畫上圓滿句號 多所高校邀往屆畢業生“回家”

      時間:2023-07-07 09:23:14|來源:新華網|點擊量:11535

      從校園步入社會,畢業典禮是這華麗人生節點中極具紀念意義的一環。然而過去三年,受疫情影響,許多畢業生在線上的方寸屏幕間匆匆結束了自己的學生時代。沒能享受一場盛大的告別儀式成了他們心中的遺憾。而就在前不久,多所高校邀請往屆畢業生“回家”,為他們補辦畢業典禮。

      三年前匆忙告別 看著直播自己“手動”撥穗

      三年前離校那天清晨,宿舍窗外雨聲淅淅瀝瀝,本就是別離的日子,因這天氣,又徒增一縷憂傷。

      前一天晚上,周楠寢室和隔壁寢室來了一場“夢幻聯動”,許久未見的8個人徹夜暢談。她們說笑、唱歌,還訂了蛋糕,以歡欣熱鬧為宿舍生活做了收場。

      受疫情影響,畢業之際,吉林大學只留給同學們一周時間回校處理各項畢業事宜,“聽說當時別的學校,畢業生都沒能回去,最后都是輔導員幫忙打包的行李。相比之下,我覺得我們已經很幸運了。”周楠說。

      半個學期沒和大家見面了,當時周楠興奮又激動地從老家貴州飛到了吉林長春。

      然而盛大的校畢業典禮缺失了,只有學院在露天中心廣場搭了個小臺子,組織了一場小規模的撥穗禮,這場告別有些匆忙和簡單。

      “更多的儀式感,是我們寢室自己創造的。”周楠說,她和室友花了兩三天的時間,認認真真地拍了組畢業照,一套婚紗照、一套多巴胺穿搭還有一套學士服照。

      那一周,時間過得飛快,收拾行李、領畢業證,和老師同學聚餐,日程被塞滿,直到臨近離別時,巨大的失落感才突然襲來。

      周楠心里清楚,這次分別之后,想要再聚就很難了。事實的確如此,三年下來,四個人沒再湊齊過。

      和周楠的情況差不多,山東大學2020屆畢業生阿茹(化名)當年也抱有深深的遺憾。“時間特別匆忙,我還沒有來得及跟班里的每個同學都打聲招呼呢,5天就這么過去了。”阿茹說。

      當時,她也沒能參加一個正式的畢業典禮。“由于不允許室內聚集,我們每個班只選了一名同學去體育館參加全校的畢業典禮。”與此同時,阿茹和其他同學都只能穿著學位服,坐在階梯教室里,觀看體育館里畢業典禮的實時直播,“直播里,我們班同學開始上臺讓教授撥穗時,我們也跟著自己給自己撥了穗,當時覺得很搞笑,現在想想很心酸。”

      除了沒能正式參加畢業典禮,阿茹也沒能按照原計劃,請專業攝影師來給自己拍一組畢業寫真。“我大二、大三的時候,畢業季經過操場時,總能看到同一個宿舍的學姐們在草地上拍畢業照,她們穿著相同款式的衣服,笑得特別開心。當時我就想等我畢業時也拍一組這樣有儀式感的寫真。”然而,等到阿茹畢業那年,出于種種原因,她的室友甚至都沒能一起回到學校,拍宿舍畢業照的計劃也就這么泡湯了。

      學校邀往屆生回家“這次,我們好好說再見”

      6月7日,周楠沉寂許久的大學班級群突然跳出一條消息:“學校今年將為往屆生補辦畢業典禮,想要回來參加的同學可以報名登記了!”班干部發來的這條簡短信息,周楠連讀了好幾遍,為了確認,她還特意搜了下學校的公眾號,找到了正式通知。激動過后,周楠第一反應就是把消息轉發到宿舍群聊。

      畢業后,周楠留在長春市工作,打車只要半個多小時就能到學校。也因此,她看到這則通知后沒有絲毫猶豫,立馬決定那天要向單位請假。而她的室友則四散在不同城市工作生活。“我們典禮舉行的時間是周二,大家是需要向公司請假的,而且外地來回的成本也不小,所以,想要‘一家人整整齊齊’還是很難。”周楠說。

      最終,決定和周楠一起參加補辦畢業典禮的,是在北京工作的小祖。小祖恰好婚期將近,為了參加畢業典禮和備婚,她索性向公司請了個長假。

      舒芙蕾(化名)現在回想起母校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發來的那份誠摯而浪漫的邀請函,依然會為之深深感動。

      “親愛的往屆畢業生,因為疫情,那年夏天匆匆揮別錯過了學位授予儀式。青春不應留有遺憾,念念不忘,必有回響。這個盛夏,既是別離,也是重聚。我們誠摯地邀請往屆畢業生校友們‘回家’參加學位授予儀式。這次,我們好好說再見。”

      中國社科大原本預計在6月28日(周三)這天為往屆生補辦畢業典禮,舒芙蕾回憶,后來由于往屆生積極性很高,反響十分熱烈,還有很多師兄師姐打算從國外趕回來。所以,學校特地為大家加場,把典禮時間改成了周三、周六兩場。

      看著學校對往屆生如此“寵愛”,舒芙蕾決定為這個周末注入一股“特種兵”力量,她報名登記了周六的場次,周五一下班就坐高鐵趕到了北京,典禮結束第二天又馬不停蹄地回到工作地濟南。讓舒芙蕾欣慰的是,在北京的兩個閨蜜和一個師兄也答應陪她一起返校,見證這一重要時刻。

      同樣接到母校補辦畢業典禮消息的阿茹說,作為一名打工人,想要回一趟學校其實并不容易,請假就是件麻煩事,“我請假要冒著被扣工資的風險,而且還不能直接說是因為要回學校參加畢業典禮,不然很有可能不準許。所以我跟領導說我要回家相親,這才好不容易從工作中脫身出來。”

      回到久違的校園“給青春一個交代”

      在期盼一件重要事情到來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飛快。6月18日,時隔三年,阿茹再次以校友的身份回到了久違的校園。漫步在校園,阿茹看著熟悉的一景一物,曾經和室友在上課快遲到時狂奔、早起摸黑去圖書館占座的那些日子仍歷歷在目,“有一種錯覺,感覺自己沒有離開太久。”

      那天下午,阿茹穿著借來的學位服跟應屆畢業生一起走進體育館,參加全校本科生的畢業典禮。她原以為自己會無比亢奮和激動,但輪到她上臺接受撥穗時,心中卻莫名平靜得很,“只是覺得三年前自己就應該站在這里,過了畢業那個時間點,對于這件事的感知反而沒那么強烈了。”

      在這個夏至來臨之前,阿茹如愿還給自己一場正式的畢業典禮,也對青春作出了交代。

      另一邊,距離吉林大學畢業典禮的日期越來越近,周楠也滿心期待著。

      典禮前一天,小祖從北京坐高鐵來到長春,出站后,她直接打車到了周楠的家。樓下,兩個女生開心到相擁在一起。

      那晚,另一個在長春工作的室友下班后也急忙趕來,和她們碰面,三人來了場“追憶往昔”主題飯局。

      6月27日,吉林大學2023年畢業典禮在中心校區舉行。晚上五點多,周楠她們終于迎來了往屆畢業生學位授予儀式專場。說來有趣,典禮舉辦的場所就是周楠畢業時剛剛修建好的體育館。“沒想到自己有幸還能用上。”周楠笑著說。

      大家剛剛落座不久,只聽一聲清澈的男聲傳來:“會不會有一天時間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歲月。”一個穿學士服的男生從座位間站起來,他一邊唱著,一邊揮著手走到臺前,聽到這首熟悉的《干杯》,大家自然地輕聲跟著唱了起來。

      熱場就在六七首悅耳動人的歌聲中結束,氛圍感拉滿,周楠和小祖心中涌出無限感動,不禁熱淚盈眶。

      接下來的撥穗禮環節輕松愉悅,周楠驚奇地看到,有同學歡喜地抱著、牽著自己的孩子走上臺。合影留念時,大家紛紛跟校長、教授展開互動,請他們擺出“比心”等各種姿勢,鏡頭對準周楠時,她站在教授一旁,舉起大拇哥,開心地點了個贊。

      這場畢業典禮線上也開通了實時直播,周楠下臺后,看到宿舍群里發來了她和小祖在撥穗時的截圖。原來,未到現場的兩個室友也在默默關注著直播,她們在線上“共時”,讓自己也參與了這場畢業典禮。

      “小院兒起了兩棟新樓,餐廳也添了自助餐……一切還是那么美好。”舒芙蕾說,這次重回校園,甚至激起了她留下來讀博的欲望。

      參與學位授予儀式后,往屆生緊接著被院領導安排,來到了過往大家在校時常去的一間教室,進行下一輪小聚。

      舒芙蕾看著同學們依次起身,走到講臺,開始進行自我介紹,只覺得竟像是穿越時光,回到了三年前大家的初次會面。她感激這場別開生面的聚會,“今天,終于給自己的學生時代畫了一個儀式感滿滿的句號。”舒芙蕾說。

      其實,周楠畢業后,曾獨自回過一次學校,當時,校外人士進校需要入校碼,周楠也是托師妹的關系才走進學校。那天,她繞著校園溜達了一圈就回去了。這一次,讓她感觸頗深的,不僅僅是能夠再次暢通無阻地入校,還有就是她的身份也不是訪客,而是被學校正式邀請“回家”的,周楠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歸屬感。

      她記得在學校給往屆生發放的畢業餐票上,也印著“歡迎回家”四個大字。

      那天,食堂三樓,圍出了一片自助餐的區域,專門留給往屆畢業生。晚飯席間,校長親自過來,與大家交流工作、生活近況,散場時,很多人蜂擁圍上前與校長拍照留念。

      周楠和小祖離開食堂后,她們從校門開始,在去往體育館的路上一路瘋狂拍照。途中路過學院樓、教學樓、寢室、商業中心……這些地方或多或少都變了模樣。

      教學樓和寢室明顯翻修過,她們當時住的那棟寢室樓現在改成了男寢,嶄新的體育館門口立了很多畢業主題的易拉寶和拍照背景板,商業中心里的小吃又增添了不少新花樣。

      而當看到校園里穿梭的學生們,周楠在心中告訴自己,原來,吉大還是記憶當中那個包容性很強的學校。周楠在上學時就發現,校園里個性十足的學生特別多。這次回來,這種感覺似乎更明顯了。

      路上,她看見一個穿學士服的女生身后背著銀白色的小翅膀從面前走過,遠處,學弟學妹頂著五顏六色的頭發,朝氣蓬勃,熱情洋溢,還有那些騎自行車、滑滑板的少年一閃而過的身影,他們把青春的氣息帶到校園的各個角落。

      周楠覺得羨慕,她羨慕他們身上那種無限可能的狀態,那種還沒有被社會所框定的無限可能,“我當然認為自己也還有無限可能,只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抓緊時間,盡快找到一條穩定而正確的路子,去奮斗,然后再創造無限可能。”

      和三年前畢業相比,周楠發現,自己的心境已完全不同。曾經,她會為朝夕相處的同學將要四散各方而感到憂傷不舍。同時,心中又按捺不住對未來的期盼和暢想,正如所有應屆畢業生那樣,周楠也陷入一種“標配情緒”:既興奮又感傷。

      而在社會摸爬滾打、沉淀了三年之后,再次被邀請回校,開心和感動占了上風,傷感的情緒則變得很淡。

      周楠坦言,想要回學校參加畢業典禮,就是打心底里想要一直和學校保持一種聯系,“我對學校的感情很深厚。無論是和同學、老師的相處,還是自己作為學生身份的那種狀態,在校的那三年都是一段很美好的回憶,我非常珍惜。所以說,只要有能夠讓我再靠近那段日子的機會,我都會去抓緊。”(記者 王婧懿 實習生 王欣婷)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lindsaymariegibson.com/chengshi/show-252-294910-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2. 責任編輯 / 劉潔瓊

    3.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4. 終審 / 平筠
    5. 上一篇:臨期食品:捐贈還是扔掉?
    6. 下一篇:暑假用眼高峰來臨,專家提醒——這樣做,防止孩子視力“滑坡”
    7. 亚洲AV无码成人h人动漫网站_亚洲国产无色码在线播放_亚洲中文字幕日产无码_熟妇无码中文字幕老熟妇